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那是因为没有选对平台!

来源:租客惠 2020年10月15日 18:10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租客网:扎根城市第一站,从租房开始

房租上涨,可能是漂泊在大城市的年轻人最大的痛楚。有机构数据显示,近年来,一线城市中,北上深三市的租金,分别环比上涨2.4%、2.1%和3.1%。在北京,有记者调查得知,一些抢手房源的租金,相比去年涨幅甚至超过10%,而在上海、深圳也有类似情况。不过即便如此,那些坐在中介的小电瓶车上,穿梭在城市看房的青涩毕业生,依旧源源不绝。说不定就在昨天,这些因为涨租而苦恼的人们,还在兴高采烈地转发“房价受到严控”的新闻——他们原本抱着局外人的心态看待房价涨跌,以为它和买不起房的自己永远无关。但很快,房租上涨就打破了年轻人独身事外的幻想。为什么涨幅会在短短几个月内变得如此之大,很多媒体给出的答案是长租公寓。很长时间以来,相比房价,房租剔除了不少投资因素,被认为能更直接地反映刚性需求。而近几年入场并且蓬勃发展的长租公寓,却正在让“炒房租”变为可能。顾名思义,长租公寓就是一些企业通过租赁或者购买的方式,把房源集中起来,进行统一标准的装修和管理,然后投放市场的公寓。相比于传统的民居,长租公寓的价格更透明,配套更完善,装潢更精致,当然,价格也相对更高。长租公寓不仅自身价格不菲,也在无形中抬高普通业主的心理预期。不久前有北京网友爆料,由于两家租房平台竞价收购房源,自己原打算七千元租出去的房子,最后以一万多块的价格交给了长租公寓。房租上涨的大锅,不能全让长租公寓背,但这些品牌背后资本的参与,的确对涨价起到不小的助推作用。恶性的竞争导致最终的受害者还是租客,租金的上涨增加了大城市漂泊青年的压力,难道就没有真心服务于租客,还不是为了自身利益剥削租客的平台吗?租客网自成立以来始终以租客的利益为中心,为解决租客住房问题为目标,全心全意为租客服务。租客网优质周到的服务,目前已吸引众多公寓运营商成为合作伙伴,租客网作为纯平台,大共享的优质平台,表示不会参与资本的恶性竞争,一来是保障公寓运营商的权益,二来是为了给租客提供优质且价格实惠的房源。租客网为了全面保障优质“真房源”要求平台上传的房源必须具备房产证和土地证,求质不求量,且不收取端口,简直是广大用户的福利。租客网通过整合各方资源,起到租客和房东之间的“保姆管家”角色,一方面为公寓主、房东、中介、房产开发商导流,轻松房屋托管,租金如期到账;另一方面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告别找房烦恼,快速租房落脚。租客网,作为互联网租客唯一官方平台,是所有租客自己的家,未来也希望租客网能不忘初心,继续为打造“真实”,“真诚”的租赁市场而努力。

2020年06月02日 11:04

壕:造价45亿元超一季度净利润,中信证券中信金融中心项目5年后终将开工!深圳网红新地标来了?

每经记者王砚丹每经编辑何剑岭图片来源:摄图网又有券商要修楼了!5月7日晚间,中信证券公告称,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上表决通过《关于中信金融中心项目工程建设的议案》,同意中信金融中心项目工程造价不超过人民币45.34亿元,由中信证券与全资子公司金石泽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6:4的比例承担。中信证券表示,将授权公司经营管理层依法办理项目投资建设所涉及的相关事宜,包括但不限于开展项目施工总承包工程的公开招标工作、签署项目相关合同、办理监管审批手续等。5年过去,中信金融中心终于又双叒叕要开动了一石激起千层浪。首先,45亿造价绝对不低!但对中信证券而言,似乎也不算贵——一季度中信证券净利润达到40.76亿元,用一个季度净利润多一点的钱来修一整栋楼似乎并不过分。此外,一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中信证券光是母公司的自有账面货币资金就达到496亿元,修个楼绝对不差钱。其次,是这次这个中信金融中心的项目,终于又双叒叕有进展了。2016年5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发表了一篇名为《有券商借钱也要买地盖楼广发中信争建“地标”》的文章。其中提到,2014年,中信证券与金石泽信共同拍下了一块价格为35.49亿元的土地,并在2015年8月取得了土地使用权证,这块地的用途就是建设“中信金融中心”。2015年中信证券年报显示,当年年底“中信金融中心”被计入在建工程1.48亿元。同时,据深圳商报2014年9月27日的报道,“投资90亿元”的中信金融中心开工建设,成为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开建的第一幢摩天楼,将致力于打造成“深圳湾一号地标性建筑”。项目用地面积约3.1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40万平方米,建筑总高度300米,总工期4~5年。然而,因为种种原因,5年时间内中信金融中心进展缓慢。在中信证券2019年年报中,中信金融中心年初在建工程账面价值2.38亿元,年末时还减少了约300万元,只剩下2.35亿元。不过,即使是现在,从中信证券公告的45亿元造价预算来看,并未超过当时所报道的“90亿元”投资。券商热衷修楼中信集团修“中国尊”热衷参赛近年来,券商也成为打造CBD的主力军。如银河证券2018年7月公告称,公司近期与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组成关联体,共同参与“北京丰台区丽泽金融商务区南区F-22、F-23地块F3其他类多功能用地”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的投标活动并中标,中标价为31.88亿元。银河证券表示,新建物业拟投入资金约19.2亿元,包括但不限于土地及契税、前期费用、建安及装饰费用、管理费、财务费、其他费用及不可预见费用等。但值得一提的是,银河证券董事会在表决上述议案时,共10名董事对该议案进行表决,两名董事投下弃权票,理由是“参建经营性用房会增大公司风控指标方面的压力,尚非公司当前经营走强的必备应急措施。”即使不自建物业,一些券商也会适时进行装修升级。如西部证券近期发布公告表示,将装修上海总部及子公司办公楼“晶耀商务广场”,装修所需经费1.24亿元,以及代建管理费477.22万元。不过,中信金融中心的修建,引起人们感兴趣的不仅是这一漫长项目的新进展,还包括它建成后将变成什么样子。毕竟,“深圳湾一号地标性建筑”可能真会成为未来的网红打卡地。在北京,中信证券被称为“麦子店高盛”,其大股东中信集团也热衷修楼。2010年底,中信集团以63亿元的总价拿下北京朝阳区Z15地块,并宣布投资240亿修建中信大厦,一时引起全国人民关注,许多北京市民看着中信大厦慢慢拔地而起。根据中信集团官网介绍,中信大厦于2018年年底竣工,已经逐步投入运营使用。中信大厦还有个名字叫“中国尊”,它是以传统的中国礼器“尊”为创作原型,地面108层,为目前北京第一高楼。现在在北京四面八方,只要是略开阔的地点,都可以眺望到它的身影。中信集团应该非常满意“中国尊”的设计,并携它参加了多项奖项评选。2019年,中信集团官网发文称,“中国尊”参与了2019年度世界最佳高层建筑评选并进行推介,最终获得了400米及以上最佳高层建筑杰出奖、最佳结构工程杰出奖两个奖项。远在深圳的中信金融中心项目位于南山区深圳湾超级总部深湾一路与白石四道交汇处东南侧,北至白石四道,西至深湾一路,南至滨海大道。3月22日,据搜狐网报道,SOM建筑设计事务所公布了中信金融中心效果图,该中心由(312米+220米)双塔组成。SOM建筑设计事务所1936年在美国创建,曾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座玻璃幕墙高层建筑。对绝大部分人而言,将来都不会在中信金融中心办公,但不妨碍它可能会成为深圳湾第一打卡地标。不知最终中信金融中心是否真按照SOM公布的效果图修建,也不知最后成品效果如何,但正如梁思成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无论是不是中信证券这家龙头券商的股东或者客户,所有人都会对中信金融中心最终建成后的视觉效果充满期待。

2020年05月09日 10:39

生存还是淘汰?房产中介门店该如何活下去?

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自2017年开始,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生意越做越差,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不管市场有多激烈,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不管何时,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而如今的市场上,放眼望去,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前几年,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市场上的平台很多,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但能得到的房源、金融支持很少,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对老李来说,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首先要有资源,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成为一座座孤岛。其次,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有着专业的交易员,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出证等,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经过多方对比,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不仅共享房源,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既有线上资源,又有线下资源,多面发展。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唯有顺势而行,迎合市场,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2020年05月05日 11:16